魏崢慢食 一天未必吃三餐
魏崢慢食 一天未必吃三餐
心臟科名醫魏崢,是我彰化高中57級同學,為人熱心誠懇,生活又富情趣,在心臟移植手術等領域,有令人欽敬的評價,以下是他對「慢食」的領略心得報導,值得您我參考!
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與振興醫學中心營養治療科組長余璧如專門設計一套少吃、慢吃、吃八分飽餐點。
天天與死神拔河搶救病患,心臟外科醫師日日處在千鈞一髮的緊張場面,巨大的壓力成為常態,因此像多數外科醫師吃飯都快。
心臟科名醫魏崢卻能從壓力中,領略「慢食」的情趣,他總是慢慢吃,吃少一點,吃得挑剔一點。
若說,魏崢是心臟移植第二人,國內恐怕還真沒人敢稱第一。
他完成國內第一例成功心臟移植;世界第一例人工心臟移植後,等待心、腎移植成功;第一個不輸血幼童心臟手術。
國內心臟移植手術,有一半是魏崢所帶領的振興醫院團隊所完成,「世界第一」、「全國首例」、「唯一」等字眼不斷與魏崢的名字連在一起,代表一個又一個成功手術的亮麗成績。 吃太快 往往會吃過頭
在手術檯上,親眼看過、親手經歷這麼多生命的在分分秒秒間起落,對「生命」他自有想法。
但魏崢笑說,「談到養生,我不及格耶!」不過,對於吃,魏崢有一套他自己的領略,國人還不知道「慢食」是啥時,魏崢已經身體力行。
「不要等到肚子餓極了才吃飯,就像煞車煞不住一樣,肚子餓才吃飯,容易吃得猛,容易吃過頭。」他說,食物進入肚子,變成血糖後,血糖上升才感覺到飽。
若是吃太快,身體來不及察覺,等感覺到飽時,往往已經吃過頭。
魏崢認為,人吃三餐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他舉例,老虎抓了一隻羊,吃飽了就走。
而人類不僅吃過頭,還是動物界裡,唯一一個需要定時吃三餐的動物。 餓了才吃 要吃得精緻
魏崢說,我們應該聆聽身體的訊息,肚子有點餓了才吃飯,人類卻明明肚子不餓,只因為時間到了就吃飯。
「我們小時候被父母逼著吃飯,實在想不通,如果不餓,何必要吃飯?」
魏崢不是不在乎吃,相反的,他主張美食主義,「不好吃的,我不要吃。」
與其暴飲暴食,魏崢喜歡慢慢吃,吃少一點,吃好一點。
當然,品質好的食物就貴,因此也不會吃多,燒菜也不會燒多。
他看著纖瘦的女兒竟還禁食,還吃來路不明的瘦身食品;奉行晚上5點後不吃東西,所以女兒幾年來都不吃晚飯。
坊間的流言比名醫爸爸還有說服力。
魏崢無奈的說,應該是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因為這是身體在告訴你,身體需要什麼東西。
魏崢也反對素食主義,吃素是不錯,但人畢竟不是牛,無法消化太多纖維質,吃一公斤的草也不會飽。
他說,炒青菜時,放些許肉絲,紅燒豆腐,放些許肉絲,既增添鮮美滋味,也滋養身體。
多數外科醫師吃飯都快,魏崢認為,吃飯是一種情趣,要慢慢品嚐,不要連自己剛才吞吃什麼到肚子裡都不知道。 基因決定生命 別神經兮兮
難免應酬時,魏崢喜歡去知名法式餐廳法樂琪。
他說,別人請客,點餐要顧主人面子,而自己請客總不能要求別人一起少吃。
法樂琪的沙拉吧,沙拉新鮮又好吃,而且沙拉吧上有素咖哩飯,清淡口味的咖哩飯也引得魏崢食指大動。
為了好玩,他在自家樓台種青菜。
他發現,季節不對的食物不能吃,若硬要種出非當季的蔬果,得用很多殺蟲劑,否則植物根本長不起來。
看多生死來去,魏崢是個基因決定論者。
他說,人一出生時,基因已經決定一切,有人30多歲就動脈硬化,有人80歲冠狀動脈還彈性十足,生命初始的時候已經決定一切,不需要為了追求「健康」,反而把自己搞得神經兮兮。 專家觀點--吃八分飽 最健康
張扶陽(台北榮民總醫院胃腸科主治醫師、中華民國消化系醫學會理事)
人一天要吃幾頓飯,主要受到文化影響,其實沒有定論,就像某些人習慣不吃午餐,有些人夜裡還要吃宵夜。
不過,現代人吃三餐已是約定俗成,利用午休時間,讓上班族吃飯,總不能下午肚子餓,員工自行離開工作崗位去吃飯。
人的食慾有一個複雜的機制,大腦會分泌激素,促進食慾;等到食物進入體內後,會再分泌另一種激素,感覺飽足。
食慾還會受到情緒、荷爾蒙影響,癌症病患受荷爾蒙變化,始終胃口不開,不想吃東西。
少數必須使用靜脈輸液的禁食病患,若是禁食太久,胃部黏膜可能萎縮,對抗外來細菌的能力就會變差。
至於一般人,偶而一、二天不吃飯,對健康影響不大。
最好注意日常生活飲食習慣,千萬不要暴飲暴食,吃八分飽,少刺激性食物,此外,也要注意控制體重,避免過胖,以及少碰菸酒。
資料來自 台灣論壇 如有侵權請告知以便刪除  謝謝


 

.
創作者介紹

童夢

dpkdeupz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