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軍事報道】美國詹姆斯頓基金會《中國簡報》9月25日文章,原題:中國密謀北極?淡定 如今,淡化中國對北極的興趣可謂“不符合風向”。最近的新聞說,北京計划出版一份北極航行指南,或者中國投資者打算為俄羅斯在亞馬爾半島的天然氣開發提供資金。這一切給人以一種中國大舉進入北極的印象。隨著2013年中國成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一些分析家相信,中國正在策劃對北極地區的惡意控制。
  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確實可能顯得粗暴,它對國際法的解釋也不符合慣例。但在北極方面,中國構不成一些人所稱的威脅。許多中國評論家對於中國未來在北極的角色發表的觀點並無爭議,幾個北極國家也強調,它們樂見中國加入。把中國與其他非北極國家作比較就可發現,中國與印度或新加坡對北極的興趣並無二致。至於中國不久前成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這雖是項外交政策成功,但肯定不算了不起的成功。可以說,中國在取得這個好處的過程中讓步多於得益。
  西方眼裡中國的北極態度受到高度選擇性報道的影響,特別是在北極管理和資源方面。比如,4年多前尹卓少將說的一番話,大意是沒有國家對北極擁有主權,中國的大國地位使其有“不可或缺的作用”——至今仍被引用。
  其實,毫無爭議——甚至常規——的說法也很多。比如在2013年,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主任楊惠根表示,“我們認為,資源不是我們的,中國與北極國家在能源領域的合作將是全球化背景下各國經濟合作擴大自然產生的。”每個國家都有鷹派,在中國的北極辯論如任何其他辯論一樣有不同意見。這種更平衡的辯論卻不見於西方報道。
  北京對北極的興趣有三:利用科學瞭解北極氣候變化如何影響中國的糧食生產和天氣;確定北方航道能否替代現有航道;以及確保中國獲得碳氫化合物和魚類等資源。雖然中國的政策尚處於“構想的初級階段”,但中國的興趣與其他非北極國家如日本、韓國驚人的相似。
  筆者和一名同事不久前採訪了幾乎所有北極國家的外交官。幾位外交官強調,他們不僅對中國放心,而且認為北京的申請得到批准對他們很重要。比如,在挪威等國看來,吸收中國成為觀察員至關重要。俄羅斯和加拿大雖然不太熱衷接受新觀察員,但也沒有反對中國。
  假以時日,中國對北極的利益可能與北極一個或更多國家的利益產生矛盾,但以未來威脅解讀北京現在的姿態為時尚早。北極國家一般都渴望吸引中國企業,這意味著中國尋找資源和其他商機是雙向交流的一部分。最後,中國在北極理事會的新地位不是“打入”北極地區的“楔子”。相反,這可能帶來長期好處:中國越是更好地瞭解北極的政治、氣候、環境和人,就越可能透過北極國家的視角看待該地區。▲  (原標題:美媒:中國形象雖可能粗暴 但在北極不構成威脅)
創作者介紹

童夢

dpkdeupz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