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南京市城建檔案館“城市的記憶(民國部分)”首次展出珍貴館藏,解密南京城市規劃近百年的變遷。
  “今天展出的檔案,幾乎都是首次公開亮相。”副館長周健民講解說,1927年國民政府定都南京。1929年,我國近代第一部由政府編製的城市規劃——《首都計劃》發佈,這是近代中國城市規劃的開篇巨作,奠定了現代南京的城市格局、功能分區和道路系統。
  80多年前,呂彥直、範文照、楊廷寶等一批從歐美留學歸國的建築大師雲集南京,探索在新建築中融匯傳統的民族形式,規劃設計了一批優秀建築,成為南京城市“民國風”的奠基人。吳良鏞因此認為,“中國具有近代意義的大規模城市規劃是從南京開始的”。
  此次展覽,該館遴選了《首都計劃》和沿中山大道的經典民國建築檔案,向公眾展示。記者在現場看到,84年前南京城就按照政治、經濟和文化等不同的功能進行區劃,這成為目前區劃的藍本。當時最突出的規劃是中山門紫金山麓為“中央政治區”,類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會山設計。工業區規劃在長江兩岸,江南片計劃發展不含毒、危害小的工業,江北片發展污染性工業基地。商業區設在明故宮,文化區在鼓樓和五台山一帶。此外,還有市政道路、鐵路港口和機場位置等28項內容。後來雖因戰亂很多計劃未能實施,但現今的南京城佈局,卻與之一脈相承。在鐵路規劃中,當時就有“過江隧道”的設計,還有城市水系和排污管網的整體設計,完全契合現代城市發展理念。
  最難得的規劃,是對明城牆的保護。《首都計劃》聘請了當時美國知名建築設計師墨菲作為顧問。1928年,國民政府批准時任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校長蔣介石的請求,拆除南京神策門至太平門段的城牆,將所獲城磚助建學校講堂。墨菲認為這是拆掉“中國的象徵”,要求保留城牆併列入規劃中。墨菲與孫科向國民政府呈文,呈請勒令南京市政府停止拆城,態度強硬的蔣介石也立即呈文辯駁。此事不僅在政界產生影響,也引起文化界的嘩然,各界人士紛紛表達了對拆牆的不滿,畫家徐悲鴻撰文直斥對南京城牆的破壞是西湖雷峰塔被毀的“續貂之舉”。最後,國民政府下文駁回蔣介石的請求。如今,南京保存完好的明代城牆全長約25公里,是世界上現存最長的古代城牆。
  最吸引人的規劃,當屬新街口廣場的起源和變遷。此次展覽首次展出了新街口廣場設計方案手繪圖紙,包括孫中山先生銅像設計圖。根據規劃,1930年南京開始興建新街口廣場,1931年完工,廣場主體為直徑16米的圓形草地,向外依次為停車場、瀝青車行道和混凝土人行道等。這是南京第一個廣場,故稱第一廣場。
  對後世影響最大的規劃,是確定中山路Z字形幹道為南京主城的骨架。中山大道的修建,不僅是為了孫中山先生的奉安大典,也是為了“建設首都”、“整頓交通”。中山大道修建完成之後,南京市的中心地帶由原來的城南轉移到了新街口地區,這一變化徹底改變了南京城的格局。如今,中山路和沿路的梧桐樹以及民國建築群,成了南京城市建設最重要的符號。
  記者有幸進入庫房,親眼看到了“鎮館之寶”——褐色羊皮封面的英文版《首都計劃》,據說全球僅此一本。卷宗中有2.4米長的中山大道藍圖,真正的藍底白線條,規划了人行道、慢行道和快車道;還有中山陵、音樂台、國民政府外交部(現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地)等知名民國建築的手繪原圖。
  “我們館藏有140多項民國建築檔案,400多捲民國城市規劃方案,目前正在對珍貴資料進行搶救性保護和研究。”周健民說,除《首都計劃》外,從1929年到1999年的70年間,南京經過了十幾輪城市整體規劃,檔案館已將其一一掃描後信息化保存並展出,以見證南京城的歷史變遷。
  前來觀展的民建南京市委秘書長胡樂濤感慨道,應該跳出檔案看檔案,南京城近百年的規劃沿革和變遷有規可循,後來者應以史為鑒。“特別是新城建設,不能成為老城的簡單複製。在一張白紙上規劃的新城區,應對平交、立交、雨污分流等地上地下進行一體化統籌,再也不能重覆開挖建設。避免規劃失誤帶來的浪費,應該是建立城建檔案館、保留近百年規劃圖的最終意義。”
  本報實習生陳新宇
  本報記者 唐 悅 汪曉霞  (原標題:百年規劃印證南京前世今生)
創作者介紹

童夢

dpkdeupz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